十年,舞台,坚守在丰宁坝上最北部草原中心小学的特岗教师夫妻-长城原创-长城网

十年,舞台,坚守在丰宁坝上最北部草原中心小学的特岗教师夫妻-长城原创-长城网

时间:2021-05-04 04:16 作者:匿名 点击:
  长城网讯(记者赵晓慧)12月7日,大雪。随着节令而来的一场小雪飘落在丰宁坝上草原乡。
  望着窗外零零落落的雪花,家住草原中心小学教师周转房的张秋红从简易衣柜里找出一条厚围巾戴上,32岁的她已经接近预产期了,却依然坚守在岗位上。因为前一天晚上身为学校教导主任的丈夫鲍艳伟在县城开会没有回来,她准备到食堂吃早饭。
  同事们都叮嘱我千万别感冒,现在跟我10年前来的时候比,各方面变化都太大了,新教学楼建起来了,早晨起来不用生炉子了,走到哪儿都暖暖和和的,幸福呀……张秋红笑呵呵地说,跟4年前相比,她说话的语速明显慢多了,大概是将为人母的缘故吧。
  记得4年前记者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鲍艳伟也是因为开会没回来。那晚,她说的最多的就是当时学校的情况:学校师资不足,特别是青年教师少,学校新领导来了之后师生们的教学、生活条件改善了,学生也增加了……记者从她的话中听到的是对学校的希望。4年过去了,张秋红的话语中充满了对学校变化的自豪。
  草原之恋
  2009年8月23日,坐了一夜火车、一天班车的张秋红从千里之外的石家庄郊县老家来到丰宁草原小学,夕阳映照的荒野中既没有她想象中风吹草低见牛羊的草原风光,也没有悠闲地骑着马儿放牧的牧民,有的只是简陋的宿舍中昏黄的灯光,以及随之而来的种种她意想不到的艰苦考验。
  同来的7名特岗教师中,就有鲍艳伟。我家在丰宁坝下的西官营,从邢台学院毕业,秋红是保定学院毕业的,考上特岗教师前我已经在村里代课半年了。鲍艳伟个子不高,笑起来憨憨的露出一口白牙,因为各方面经历都比较相似吧,我和秋红挺谈得来,她不娇气,对工作认真,我们很快就确定了关系,2012年结了婚。
  之所以没有离开草原,是我们跟这儿都有缘吧!张秋红有些感慨,当年考上特岗教师后我被调剂到丰宁,我弟弟陪我来丰宁县城面试,回去就跟我父母说那就是个鸟不拉屎的地方,他再也不来了!可他并不知道,草原小学还要偏僻得多。
  但是草原生活的艰苦是我始料不及的,我记得9月3号我生日,来学校10天了还没洗过澡,一问说是街里有个澡堂,去了人家说冬天关门要开春以后才营业,我当时这郁闷呀,加上想家,回宿舍就痛哭了一场。过了几天,学校一位老师带孩子去内蒙的多伦看病,特意叫上我到多伦才洗上澡。张秋红至今记忆犹新,坝取暖早,第一次到教室生炉子,我都不知道是先放煤呀还是先放劈柴,当时学生看我那种轻蔑的眼神儿呀,我永远都忘不了。还有坝上特有的白毛风风将积雪挂起来,就跟下雪一样,一夜间就能将道路堵上,第二天早晨,教室门都被积雪堵上打不开……
  这些,没有吓跑张秋红。草原学生们的质朴可爱以及同事间的温暖,让这个来自千里之外的女孩子逐渐爱上了草原,生活上艰苦点没啥,那时候想的最多的还是怎么把课教好。
  10年间,张秋红几乎教过各个年级,还自学了广场舞在课间带着学生们跳,现在学校大喇叭音乐一响,周边的村民都来跟着一块跳,场面可壮观了。我上学时学的专业是数学,可是学校就不缺数学老师,英语、语文和科学这几科开始的时候我几乎是一窍不通,我就上网自学、向老教师们请教……慢慢积累经验,学生们还是挺喜欢我的课的。轻描淡写的背后,是她多少个不眠之夜的付出和对乡村教育的热爱。几年来,张秋红带的三届毕业班科学成绩先后获得了全县第一、第三和第五名的好成绩,她个人不仅连续两年受到县教育局嘉奖,2017年还荣立了三等功。